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 > 正文
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年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5-15

  [主持人]近期的中日关系发展一波三折、复杂多变,引起了广大国人的高度关注。今天,我们通过远程连线邀请新华社驻东京分社社长冮冶做客新华网,与网友就近期的中日关系热点问题进行沟通和讨论。冮老师,请您先跟今天所有关注我们这次访谈的新华网友打个招呼。

  [嘉宾冮冶]各位网友好:很高兴能够与大家在新华网上聊一聊中日关系。日本是我们永远也搬不走的邻居,今天我们在关注日本,同样,日本也在关注我们。中日两国政府都认为,中日关系是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友好与合作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那么,我们就完全有理由推动中日关系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希望,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年,能够成为两国人民增进理解与信任的一个重要年份,中日关系能够由此走上一个新的台阶。欢迎大家参与交流。

  [主持人] “枉评天下”网友问:冮社长,您好!请您介绍一下,最近,吴仪副总理访日后,日本官方和民间各有什么反应?

  [嘉宾冮冶]这次吴仪副总理提前结束访日日程,让外人感到,打开中日首脑长达近4年之久互不往来的僵局更加困难。日本报纸连日来连篇累牍地报道了目前中日关系中的这一非同寻常的事件,并推断出这与小泉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表态等有关,同时也对中方的做法提出质疑和指责。

  [嘉宾冮冶]但是,也应该看到,尽管在自民党内噪音很高,但作为政府的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对此事件却保持着低调。25日,细田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日中是相互比邻的大国,如何改善关系对世界来说非常重要。”并表示不对此事作“非建设性的评论”。《每日新闻》24日发表了题为“日中关系不能再继续冷淡下去”的社论。对此事也作了明确的表态。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近日小泉等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发言,破坏了吴仪与小泉会见的气氛。这不能不说是吴仪中止与小泉会见日程、提前结束访日的理由之一。而这件事也无疑从另一个侧面让日方深切地意识到,首相带头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是导致中日政治关系冷却的一个症结,受害国家的官方及民众是不能接受这种事实的。小泉也应该对其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言行认真反省反省。

  [主持人]网友“散发扁舟”问:吴仪提前结束对日访问的消息我很关注,25日孔泉说,在吴仪访日期间日本领导人接连发布了不利于中日关系的言论,您所看到的日本媒体上发表了哪些这样的言论?

  [嘉宾冮冶]在吴仪副总理访问日本前夕的16日,小泉在国会答辩中又在为自己参拜靖国神社进行辩解。他说:“无论哪个国家都有追悼战死者的心情。以什么方式进行追悼,别国不应干涉。不明白对全体战死者表达敬意和感谢之诚为什么不对?”小泉甚至还说:“东条英机甲级战犯的事在国会屡次被议论,但‘憎罪不憎人’这是中国孔子的话。”从小泉的这番表态中,我们怎能看出他在靖国神社问题上顾及了受害国中国政府的立场以及中国人民的感情。小泉尽管是在一个非外交场合讲的这番话,但这更能表现出他在这一问题上的顽固态度,看来小泉还是要参拜。

  [嘉宾冮冶]日本自民党干事长武部勤在21日在访华时也讲过:日本有人认为中国方面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批判是“干涉内政”。我们看看25日《朝日新闻》社论是如何看待这个“干涉内政”的。社论说:关于甲级战犯的战争责任,日本在签署旧金山和约时接受了东京裁判(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在国际上是有了结(定论)的。对于将甲级战犯的责任模糊起来的靖国神社参拜,作为当事国的中国表明这是不守信用的行为,就以“干涉”加以拒绝,是不应该的。

  [嘉宾冮冶]社论说,在日本实行殖民统治的韩国也有类似的情况。首相在2001年与金大中总统会谈时约定要探讨建立代替靖国神社的追悼设施。如果说战死者追掉方式是“内政问题”的话,为什么有这样的“约定”呢?对参拜靖国神社表现积极的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停止参拜也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不只是内政。所以,我认为,日方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以“内政问题”加以搪塞是没有道理的,关于这一点,中国政府发言人讲得更清楚。

  [主持人]网友“老豆包”问:我的感觉是日本人的表态经常是变来变去的,比如去莫斯科参加二战胜利60周年活动,小泉一会儿说不去,后来又去了,去的时候挺好,回来又说要拜靖国神社,你在日本有没有这种混乱的感觉?

  [嘉宾冮冶]我并不感觉日本人是在变来变去。特别是在历史问题上,小泉他在竞选时参拜靖国神社的承诺至今并没有放弃,只是在提法上有所变化。最近一段时间,每逢在国会或其他公开场合被问到“参拜靖国神社问题”时,小泉都说“适当作出判断”,这不等于改变初衷。

  [主持人]“枉评天下”问:与小泉在雅加达会面时,对于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小泉曾表示将作出适当的决定.但是,在5月16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小泉却振振有辞地声称:对此问题他国不应进行干涉。请问冮社长,您怎么看待此事?

  [嘉宾冮冶]我想,小泉在4月份雅加达与主席会见时表示,日方原根据提出的5点主张的精神,积极推进日中友好合作关系。这并不能代表他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历史问题,是对过去历史正确认识的问题,说到底是历史观的问题,很难轻易改变。

  [嘉宾冮冶]我注意到在往年的靖国神社参拜的行列中也有对中国很友好的人士。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在日本的政界,有一条不成文的划线,这就是政治家对历史问题的认识。是深刻反省日本的过去,真诚地向亚洲人民道歉,还是在口头上敷衍了事,根本就不承认侵略史实,甚至美化殖民统治,这是日本政界划分两种势力的一个分水岭。”的确,在日本工作多年,我还没有看到过社会党(现社民党)和的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这可能就是世界观的根本区别。

  [嘉宾冮冶]但是,让我们不能容忍的是小泉作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虽然小泉最近也说是个人行为,可是有谁听说过当首相前的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当了首相,以首相的身价,堂而皇之地去参拜,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是以公职身份彰显个人的历史看法。这也可能是日本有很多人反对首相参拜的原因之一。在受害国人民的眼里,首相是国家代表,要不那么多政客参拜靖国神社,媒体怎么就把镜头对准你?首相参拜无疑是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小泉曾称自己是“日中友好论者”,可是他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反复表态,极大地伤害了中国等亚洲国家人民的感情。中国人民怎么能接受这样一位“日中友好论者”呢?小泉首相在对待邻国关系问题上,在尊重他国人民感情问题上是不是也需要“换位思考”。

  [主持人]网友“中国老革命”问:在日本争取“入常”的问题上,你认为中国政府是否应该明确表示反对立场,并象韩国一样在国际社会阻止日本“入常”?中国政府虽然实际反对,但表面上仍持开放立场,会不会失去主动,到最后陷于被动?网友“池塘边的小草”问:对于入常问题,日本国内舆论怎么看?日本政府是不是势在必得?他们对这个前景乐不乐观?

  [嘉宾冮冶]入常问题应该说是日本外交的一个重要课题。不久前外务省招回116名驻外大使开了一个空前的动员大会,要求大使们全力以赴争取驻在国的支持,以实现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目标。应该说入常目标是与日本实现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是一脉相承的。在20世纪,日本没有圆成这个梦。在新世纪一开始,日本加快了圆梦步伐。但核心问题是日本应首先树立起让亚洲以及世界各国能够信赖的政治责任感。

  [嘉宾冮冶]不可否认的是,日本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上正扮演着种种重要角色。它是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唯一亚洲成员国,是联合国第二大出资国,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次数最多,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广泛介入国际热点问题,并以经济实力为后盾不断增大其在国际事务上的发言权。在某种意义上讲,日本的综合国力以及它所能够发挥的大国作用已使它成为政治大国不应再是一个遥远的梦。但是,在世人的眼中,特别是在亚洲国家人民的心目中,日本离政治大国还有相当的距离,这就是日本还缺乏一种政治责任感,表现在它对过去的侵略历史没有彻底的清算,没有深刻的反省,还允许美化侵略战争的言行在日本泛滥。

  [嘉宾冮冶]日本把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看成是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大国的一个重要标志。但在现阶段,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究竟有多少国家认可?外相町村信孝在大使会议上致辞时提到,一些国家已经表示支持日本,但也有的国家表示反对,绝大多数国家尚未明确表态。我要想说的是,日本应增进与各国的了解与信任。对曾经遭受日本侵略的大部分亚洲国家来说,日本的可信任程度取决于它对过去历史的深刻认识和反省,以及在各个领域的真诚合作。日本谢罪老兵:正义的力量能够感化铁石

  [主持人]小耗子上灯台”问:最近日本有个老兵到中国来谢罪,还在卢沟桥下跪了,日本媒体对这个有报道吗?日本人对这个有什么反应?

  [嘉宾冮冶]在日本报纸及电视等媒体上没有看到相关报道。日本真正对战争反省的老兵不少,过去有个组织叫“中归联”,全名叫“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由于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一些人离开了人世,几年前解散了。这曾是一个由当年侵华日军B、C级战犯组成的反战团体。他们当中,有的曾在教官的唆使下亲手砍下中国人的头颅,有的作为军医亲手进行过中国人的活体解剖,有的亲手将中国无辜百姓送进七三一日军细菌部队的“魔窟”,可以说,个个都最大恶极。

  [嘉宾冮冶]但是,战后,他们与那些军国主义的顽固分子走过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们曾在中国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度过了6年难忘而又不平凡的时光,是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宽厚襟怀感动了这些昔日的“恶魔”,唤醒了他们的良知,使他们放下屠刀重新做人,清楚地认识到了那场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回到日本后,他们通过讲演、证言、著书、举办战争展等多种形式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行,始终高举反对侵略战争、维护世界和平的旗帜,为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发展中日民间友好以及促进两国经贸合作做出了积极贡献。你与他们接触,你会感到正义的力量是能够感化铁石的。现时代普通日本人有种日渐远离“历史”的倾向

  [嘉宾冮冶]在现今的日本人中,约70%是战后出生的,他们对过去根本就不关心,即使对过去的战争有所了解,大致能分辨出是是非非,也不象那些经过战争年代的人们了解得那么深刻。我曾很多年以前曾采访过一位叫高桥的公司职员,他对中国非常友好,50多岁了还断断续续地学着中文。谈到战争这个话题,他说∶“日本人对过去越来越容易健忘了,‘8·15’到来时,日本人能够想起这是终战纪念日,8月16日就把有关战争的话题忘得一干二净。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日本人对过去已失去了兴趣,日本曾侵略过亚洲国家,并给那里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这作为历史事实多数日本人是知道的,但仅仅是知道而已,反省、道歉也不过停留在口头上。因为过去的战争与己无关,今后自己也不会去干残害和杀戮其他民族的傻事,现在的日本没有人愿意去当兵。”他的这番话可以说道出了战后出生的一代日本人关于历史与现实的想法。

  [嘉宾冮冶]我多年以前还在电车上偶遇到这样一位每年都去参拜靖国神社的约60岁的妇女。显然她的童年时是在战争纷飞的年代度过的,并且对那段苦难的经历有着朦胧的记忆。她说∶“我每年都参拜靖国神社,我哥哥19岁那年在南太平洋战中阵亡,小时候出征的人都说将来到靖国神社相会。”我还了解到这位妇女对中国水墨画很感兴趣,但是她肯定没有深刻地把靖国神社里供奉的东条英机等14名A级战犯与中国等亚洲受战争侵害国家的人民的感情联系起来去想。撇开极端的不说,现时代的普通日本人很多都是这样的一些人,如同他们不关心政治一样,有一种日渐远离“历史”的倾向。

  [主持人]网友“英岗岭”问:有报道说,日本将在冲鸟礁设永久领土标志,据说这个岛就是块礁石,日本为什么这么看中这块石头?会对中国利益有什么影响吗?

  [嘉宾冮冶]冲之鸟“岛”位于东京以南1740公里,是一个珊瑚礁盘。经过海浪常年浸蚀,只剩下了两块礁石在高潮时露出水面,高不到70厘米,面积不到10平方米。冲之鸟“岛”归属于日本,在领属问题上没有争议。但是围绕冲之鸟岛是“岛屿”还是“礁岩”,中日看法不一。

  [嘉宾冮冶]不同的认定将涉及到日本是否拥有冲之鸟“岛”周围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第一款规定,所谓岛屿,是自然形成的陆地,被水包围,高潮时露出水面。日方据此认为冲之鸟“岛”是岛屿,应享有专属经济区。但是该公约的第12条第三款又规定,人类无法居住并且无法维持独自经济生活的礁岩,并不享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中方据此认为冲之鸟“岛”是礁岩,其周围海域属于公海,因此在这一海域进行科学考察无须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请。

  [嘉宾冮冶]因此,冲之鸟“岛”问题的实质是其周围存在不存在200海里专属经济区问题。日方看中的不是礁岩本身而是大约比日本国土面积还要大的这么一个专属经济区,所以才不惜重金投入,维护在高潮时露出水面的这两块礁岩。日方要在上面建灯塔也好,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0日登岛“做秀”也好,搞其他举措也好,都无外乎是要向世人宣示冲之鸟岛是个岛屿罢了。我们当然不会认可日本在这一带公海抢占如此大的专属经济区,是礁岩就是礁岩你别往岛屿上靠。有媒体称日方在冲之鸟岛的所作所为是一种挑衅行为,我看也不为过。因为日本就是要把有争议的这块礁岩周围200海里划入它的专属经济区变成既定事实。

  [主持人] 网友“李金蔚”问:有日本人士提出将二战灵位搬出靖国神社,另行安置。小泉为什么不实行,其困难因素都有哪些?

  [嘉宾冮冶]靖国神社的性质大家可能清楚。靖国神社是日本祭祀明治维新以来在历次战争中阵亡军人的场所,它的地方分支机构称为“护国神社”。战前,靖国神社由陆海军共管,也就是说是国有神社。在神社里被供奉的阵亡军人,并不是单纯的战争牺牲者,而是为了国家、天皇而献身的所谓“英灵”。阵亡者的遗族也被“荣称”为“靖国之母”或“靖国之妻”等。东条英机等14名“二战”甲级战犯作为“昭和殉难者”也被奉祀在靖国神社。

  [嘉宾冮冶]日本进步势力认为,战前,日本的神教被国家所利用,成为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因此,战后他们一直坚持要“政教分离”,防止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日本的新宪法也在当时联合国占领军的指示下写入了“政教分离”的原则。在日本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人当中有许多人是从“政教分离”这个原点出发的。现在日本有一些人为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辩解说,在日本即使是坏人死了也都成为“佛”,参拜是一种文化习俗等等。我们不排除普通市民中有这种风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深刻想法的政治家中有人是以此为借口回避指责的。因为靖国神社里不是什么人死后都能进去。所以,有深刻想法的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以其行动来表明一种立场与观点的成分或许更大一些。

  [主持人]网友“黄眉老妖”问:您去过靖国神社吗?据说老有右翼老兵在那游行?我好像还在电视上看过。日本大部分人对这些人怎么看?他们怎么看小泉、石原慎太郎?

  [嘉宾冮冶]平日的靖国神社内,寂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但在“8·15”日本战败纪念日这一天,这里可就别有一番热闹景象:五花八门的日本右翼团体,开着宣传车从各地汇聚而来;当年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兵们又披上海军的白制服或陆军的黄制服,扛着枪,举着战刀,粉墨登场;那些身着深色西装前来参拜的国会议员们,个个脸色严肃,来去匆匆,仿佛在做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这一天,靖国神社上演的幕幕闹剧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这里绝不是什么宗教场所,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舞台。

  [嘉宾冮冶]所以,把“8·15”这一天的“靖国神社现象”看成是日本右翼势力的大汇演、大赶集绝不为过,总有一些身居高位的政府要人和国会议员要凑这个“热闹”。好象在这个行列中就看见过石原慎太郎。他们当中有的“直率”一点,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有的“含蓄”一点,以“私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在我看来,这两者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以这种名为“参拜”的行为方式变相地去肯定靖国神社内宣扬的某种东西——既大东亚战争不是侵略战争,是解放亚洲国家的战争。所以说,是历史观驱使他们年年去靖国神社表演一番。日本一些中年人对中国成见更大些

  [主持人]网友“各回各家”:在你接触的日本人里,的多还是友好的多?年轻人普遍是什么立场?网友“李金蔚”:冮社长,您好!请问您所接触的日本人是否象日本政府一样,一边“笑”诺,一边捅对方软肋!您又是如何处理解决问题的?

  [嘉宾冮冶]我所接触的日本人当中,还真没有碰到过顽固的,当然,谁也不会写在脑门儿上。好多人是对中国这方面有抱怨,那方面不满意,但大都主张中日友好合作。在我的印象中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好象对中国的文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据说过去看一个人有没有学问是看这个人能不能读汉诗。我到觉得一些中年人对中国成见更大一些,我猜想或许他们在接受知识的年龄正是中国处于最不稳定的那个年代,而恰恰日本那时处于经济高速增长期,因此有一种优越感。

  [嘉宾冮冶]而现在的年轻人没有那些历史方面的恩恩怨怨,谈不上也谈不上亲华,而是很关注中国,这大概与中国这二十五六年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增长有关。几天前,我遇到了一位在日本大学当讲师的中国朋友,他说他的同行日本老师很羡慕他,原因是听他的课的学生总是把教室坐得满满的,而一些资深的日本教授的课最少时只有三五人。他说,这到不是他的课讲得多么好,而是他讲的是中国问题,学生了解中国的事情在找工作好象都增加筹码。

  [嘉宾冮冶]4月6日,文部科学省正式审定通过了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严重歪曲历史的《新历史教科书》。利用教科书歪曲历史,这恐怕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在战后60年里,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接连不断地发生,主管文教大权的日本文部科学省(原为文部省)在其中一直充当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

  [嘉宾冮冶]应该说,在日本公开为侵略战争翻案者大有人在,但他们的言论在日本社会乃至普通国民中间并没有太大的市场,一些右翼在政界的代表人物每每在公开场合发表歪曲史实、美化侵略的言论,都当即遭到舆论的强烈抨击,身为阁僚者或收回“失言”或被迫“辞职”;一些右翼的顽固分子开着或黑灰色或黄褐色的宣传车招摇过市,播放着军国主义军歌,也如同黑乌鸦一般遭市民厌恶。

  [嘉宾冮冶]但是,知识界、教育界的一些右翼分子很具有隐蔽性,他们或是大学教授、历史学家,或是社会名流,通过著书立说、发表演讲和文章鼓吹极端民族主义,把承认侵略史实看成是“一种自虐行为”,声言要以“正确历史教育”培养日本民族的自尊感,从而产生“爱国”意识。这些专事在否定侵略史实上做文章的人,对日本社会危害更大,对日本国民尤其是对日本年青一代更具有欺骗性。可以说,这些人的存在以及其反动历史观向社会的渗透是导致近年来舆论所说的“日本社会整体向右转”的根源。但是,日本社会大部分人是不太接受极端或者有严重政治倾向的东西的,上次编撰会的教科书最终采用率不到0.1%,这次由于右翼势力的鼓动,采用率或许能有所提高,但猜想也好不到那去。

  [主持人] 网友“各回各家”问:普通日本人究竟对那场侵略战争怎么看?对于许多亚洲国家要求日本反省战争罪行,日本人怎么看?

  [嘉宾冮冶]实事求是地讲,绝大多数日本人是了解当年日本军队在亚洲国家进行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历史的,但他们听到最多的是韩国和中国要求日本反省战争罪行的呼声,有时候韩国要比我们反应得更强烈些。一般日本人还是能够承认侵略史实的,对否认侵略史实、美化侵略战争的极端言论一般不太听从。同样,对认为当年的战争是在日本全体国民的支持下进行的另一种说法也很少有人趋同。普通的日本市民用不着我们去说,就已经把自己(日本人民)与军国主义区分开来。特别是在外界强烈要求日本人反省战争罪行的声音不断高涨的情况下,一般的市民听多了,好像更无动于衷了,甚至困惑:当年战争已过去那么多年,我们又没有直接参与,具体如何做呢?

  [嘉宾冮冶]当然,日本也有相当数量的民间反战和平团体,从事着各种反战和平活动,比如说,有的市民团体到南京去“赎罪旅行”,搞绿化,有的律师免费帮助中国战争受害者(劳工、慰安妇等)打官司,等等。但是,就整个日本国民来讲,反省战争罪行也好,否定战争罪行也好,基本都集中在有头有脸的政界、财界、学术界的头面人物。一般市民很少提这些事,就是在比较特殊的纪念日如“815”战败纪念日、8月6日、9日广岛、长崎爆炸纪念日,市民参加的人很多,大多也都是出于“要和平不要战争”的角度,很少有人深入地去想战争的正义性与非正义性。战争给日本一般市民最大的教训是:战争是要杀戮的,是要流血的,人命重于地球,要珍视今天的和平。

  [主持人] 网友“各回各家”问:对于许多亚洲国家要求日本反省战争罪行,日本人怎么看?

  [嘉宾冮冶]我个人认为日本的民间和平势力是相当强大的。这倒不是说他们对历史对战争又多么深的反省和认识,而是也是吃到了战争的苦头。他们怕战火再殃及到自身。不久前一位日本记者跟我说,在伊拉克的日本自卫队官兵,如果出现人员伤亡,小泉政府的日子就难过啦,如果死亡人数超过10人,小泉必下台。因谁也承受不起生命的丧失。一般市民是离战火越远越好(其实哪个国家的人民都一样),但政府就不同了。日本成为经济大国以后,国家的发展目标是成为政治大国,是要入常,要发展军事力量,做一个普通国家(与其他国家一样的国家),西方国家需要它出钱出人,日本就顺势把自卫队推向海外。

  [嘉宾冮冶]所以,一方面市民在“远离”战火,一方面政府在“靠近”战火。自卫队从伊拉克归来,走出机场,穿得不是军装而是西装,因为,有相当多的人反对政府向伊拉克派兵。战后过去53年的1998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国旗国歌法,当时舆论调查有近半数人反对,原因就是现在的日本国旗国歌都是战前传承下来的,容易让人联想到战前。就是现在东京都的一些学校每年还有因带头在升国旗唱国歌时不起立、不张嘴而被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处罚的教师。这些教师目前还在同东京都政府在打官司。这在其他国家是很难想象的,升国旗、唱国歌在我们国家是多么神圣而又庄严的事情,可在日本就是因为“战争”,对这样的事情有抵触有不同声音。

  [嘉宾冮冶]爱国”这个词在日本都很少见,右翼宣传车上能见得到,自民党想要将“爱国心”加入到教育纲要中,它的执政伙伴公明党就是不同意,宁可换个说法,如珍惜(珍爱)国家之心等。为什么呢,就是这个词战前说得非常多。笼统地说日本人忘记了历史,恐怕不确切,应该说日本人淡忘的是“加害”历史,而记住的是所谓的“被害”历史,如年年在广岛和长崎都举行和平祈念仪式、在东京举行全国战殁者追悼大会等。这与战后对战争历史清算的不彻底和战后有关历史教育不够应该说有关系。

  [嘉宾冮冶]原中国劳工、战争受害者等到日本打官司是民间行为。一般是几人、几十人在日本律师、友人的帮助下将状书递交日本法院,状告日本政府或企业当年对他们的奴役和摧残,要求赔偿。据了解,从从1995年至今,涉及中国战争受害者在日本法院向日本政府或企业提出诉讼索赔案件有约20起之多。现在依然有相关的开庭审理等,每个官司打下来都需要花几年的时间,而且很难赢。

  [嘉宾冮冶]在日工作期间,我也曾从事过这方面的报道,因此,我在日本还是在国内工作时,都曾接到过有关这方面的询问电话。这些电话有的是熟人(包括同事)打来的,有的是毫不相识的人展转几次找到我的。他们的亲属或朋友有的是当年受尽奴役的幸存劳工,有的是死难劳工的家属。战争结束已60年,原中国劳工及战争受害者仍没有忘记向日方讨回公道,维护做人的尊严。强征劳工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期间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严重罪行之一,中国政府一直要求日方对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予以认真对待和妥善处理。遗憾的是,迄今我们还没有看到日本政府在这方面有什么积极的表态。

  [嘉宾冮冶]在日本打官司、尤其打与战争相关的官司很难。我听说过有和解的,像花岗事件受害者状告鹿岛建设公司的官司,但还没有听说过哪起官司终审胜诉的,好像一审、二审都有胜诉的。通常有两个关卡,一是时间障碍,就是事件发生的时间已超过20年民法所规定的赔偿求权期限;二是所谓的“国家无答责”,即现政府不对在1947年10月实施《国家赔偿法》前的国家行为负责。用现在的法度去界定过去的事实这里有相当多的不合理成份。但原中国劳工及战争受害者去日本打官司意义仍很大,起码能唤起人们对战争的记忆,告诉世人战后虽过去60年,但战后清算还没有完结。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年,我们的东邻日本能否把目光转移到在心灵上继续蒙受战争苦难的中国乃至亚洲其他国家曾被强征做苦役的劳工以及广大战争受害者这个群体上。

  [嘉宾冮冶]友好,不排除就某一事件有“厌华”情绪。对华友好,根源是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我记得日本著名画家、日中友协会长平山郁夫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日本文化是中国文化这棵大树上的一个枝杈。如果去日本的九州一带,更能感受到中国文化的气息。在位于日本九州岛西北部的佐贺市,那里有一座“鉴真和尚嘉濑津登陆纪念碑”,是1990年建成的,所用的费用大都是来自民间捐集。九州一带以及日本各地还有许多关于徐福东渡的传说,那些历历可指的传说中的遗迹就好像在向今天的人们讲述着在中国大陆中断了的历史故事。在日本,喜爱和崇尚中国文化的人也不少,有好多人自称自己的祖先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

  [主持人] 有网友问:对于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这种僵硬态度,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

  [嘉宾冮冶]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僵硬态度,我认为,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小泉首相顽固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态度,或者是一些政府阁僚、政财界头面人物时不时站出来不负责任地“放言”。这些都反映出他们头脑里固有的历史观。不排除这些人的观点会左右其国家政策或者说今后日本的发展方向。

  [嘉宾冮冶]但是日本社会还有一定程度的制约力量。比如说,2000年当时的首相森喜朗关于“日本是以天皇为中心的神的国家”的“神国论”一出来就遭到舆论的强烈抨击。一些阁僚因关于美化侵略战争或殖民统治的“放言”而被迫引咎辞职。我们还经常能注意到,日本外务省就某事件发表“政府见解”,在历史问题上常常被引用“村山讲话”。我想这些都是一种制约。

  [嘉宾冮冶]对于我们来说,错误的就要批判,要鲜明地表明我们的立场,不能混淆是非。但我们还要有大局观,不能让一些人的言行搅乱中日友好合作的大局。现在在谈论中日关系时常用“政冷经热”这个词,政治关系冷淡的主要原因我想是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导致中日首脑互访中断。小泉首相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我们怎能接受他的来访。所以“冷却”一下也未尝不妥,这也可促使日方冷静思考思考:为什么我们那么在意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主持人]网友“刁郎”问:中日之间应该以政治还是以经济为主?当政治矛盾不可调和后,经济会发生什么转变?经济方面中国是否应该主动出击?

  [嘉宾冮冶]我还是主张不断推动中日友好互利合作。中日之间的经贸交往、人员交流越密切,相互了解、相互信赖的程度越会被加深。去年中日贸易额达到了1680多亿美元,今年可能会更高,有人说会突破2000亿美元。中日经贸合作是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

  [嘉宾冮冶]从外界来看,中国经济的发展世界瞩目,日本的民间企业也都关注着中国。昨天,我们这儿来了两位日本公司的客人,我问中日政治关系的这种现状对他们公司开展与中国方面的业务有什么影响吗?他们说一点影响都没有。其中的一名女职员还说,她周围的人都在学中文。起码最近一年多以来(我是去年2月再次来日赴任的),在日本学中文的人在增加,这与日本经济界、企业界与中国交往越来越频繁有关。中日经贸合作是互利的,能产生双赢效果,我想“经热”还应该热下去。

  [主持人] 网友“梧桐树的未来”问:冮社长,您好!请您介绍一下中日高等教育之间的交流情况。

  [嘉宾冮冶]中日高等教育之间的交流的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但肯定有交流。大概在今年3月份,我曾参加了一个专门为来自中国政府部门的留学生举办的酒会,他们即将学成归国。再说得具体一点,我从日本媒体看到,日本一些大学,而且是著名大学,现在都把海外生源盯住中国,有的学校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日本社会的“少子化”,也导致了学校生源不足。

  [主持人]网友“红战”:前段时间,小日本说永不同中国打仗,请问你信这句话吗?网友“本奔吃大饼”:请问江社长:如按现在中日之间的局势发展下去,中日还有无可能变得友好呢?

  [嘉宾冮冶]中日双方都不希望政治关系继续不好下去,吴仪副总理提前结束访日对日本触动很大,日本政府方面想平息事态,在野党方面要求小泉停止参拜靖国神社,执政党内部也有批判小泉的声音,把中日关系冷淡的原因归结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中日关系还会向友好合作的方向发展,并且有信心。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年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bamh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