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 > 正文
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日本的确没有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可能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7-10

  如今一提起中日关系,很多人都感到挠头。的确,近年来的中日关系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一边是红红火火的经贸合作,一边却是政府首脑互不往来的似乎冷却到冰点的政治僵局;一边是每年多达几百万人次的来往,一边却是民意调查中双方互不抱好感人所占比例的飚升。进入2005年,日本政府在一系列问题上又采取了一连串的不当动作,使中日关系再度降温,连经济领域、国民感情方面等也开始受到影响。

  我认为,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从地理上来讲,没有选择和改变的余地。既然如此,两国理应从战略高度出发、以长远的眼光来把握中日关系的方向,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两国之间出现的各种问题,不断加强和深化各领域的互利合作,扩大共同利益,以造福于两国人民,并为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作出贡献。然而,事情并不简单。

  在日本,有一种说法颇为盛行,就是中国在历史等问题上对日本指责过多,使得日本人产生了反感。对此,我国也有一些人跟着附和。这种观点对不对呢?我认为不对。

  让我们翻开近年中日关系的大事记,看一看中方“指责”日方的都是一些什么事情:日本通过修改历史教科书来美化侵略战争历史,中方“指责”;日本领导人公然参拜靖国神社,中方“指责”;日本政府大臣公开否认二战中日本的侵略罪行,中方“指责”;日本政府或执政党邀请“”分子访日,中方“指责”;日本同美国加强军事同盟关系,搞“周边事态法”,中方“指责”;日本走军事大国道路,并向海外派兵,中方“指责”……

  可是,中方能对上述这些重大原则问题保持缄口不言吗?显然不能,其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些问题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阻碍了中国统一大业的完成,涉及了甚至破坏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日方还不让中方说话,真是岂有此理!

  中日关系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它具有明显的特殊性。当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犯下累累罪行,尽管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可中国人民仍记忆犹新,亲身受到日本人凌辱和残害的还大有人在。日本方面至今对历史问题没有清楚的认识,不时地去触痛中国人民心头的创伤。如果日本在这一问题上采取德国那样的做法,与受害者站在同一立场上谴责军国主义者的罪行,中日关系绝不是今天的样子。

  我认为,今天政府对中国采取一系列的不当动作,是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的——这就是中国的崛起。应当说,日本民族是一个不甘落伍的民族。明治维新和战后的经济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1968年它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后,就启动了谋求政治大国地位的进程。但是,由于没有彻底清算军国主义,使战后日本的政治带有致命的局限性,因而它选择的崛起途径很难通行。

  日本的掌权派认为,要想成为政治大国,就必须粉饰自己的侵略历史,而这样做肯定是对战争历史真相的否定,从而颠倒黑白,这就必然首先严重伤害曾经遭受过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践踏过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一些国家的人民的感情。中国人民和这些亚洲国家的人民是断然不能答应它这样做的。

  中国走上改革开放道路以来,经济快速增长,国际影响日益增大;而日本经济则多年不振。国际地位不断下降。二者之间形成强烈反差。日本国民对本国政治家们的不作为深感焦虑与不满,企盼有能人出来拯救日本国运的的颓势,于是就让小泉纯一郎、石原慎太郎这类政客执掌了日本和东京都的政权。

  这些政客们以敢想敢干、敢说敢骂这种不同于前辈的风格来蒙蔽选民,骗取信任。实际上,他们在国内各个领域最终利益再分配上进行的一些前人未敢做的改革,比如小泉所倡导的邮政体制的改革、道路事业体制的改革等,石原倡导的东京都政府增设银行税等,的确都赢得了国民的好感,多少取得了巩固政权基础的效果。在外交方面,他们蛮干,硬是要打破禁区,石原还专门诋毁中国,以此显示他们要使日本实现崛起的魄力和决心,同时以此转移日本国民对国内事情的不满,并迎合一些日本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维持自己的票田。因为日本社会上的军国主义余毒没有肃清,这种做法在一些日本群众中颇具迷惑性。

  尽管我们中国称自己是和平崛起,但是这种善良的初衷并没有得到一些日本人的认同。尤其为政者和一些媒体出自其固有的世界观,不去向国民宣传中国的发展给日本带来的莫大机遇,却去强调中国发展给日本带来的威胁,甚至还造谣说中国发展起来后会对日本进行报复。这样,便使得不明真相的部分日本人对中国的感情变得疏远。加上这些年随着中日人员交往的增加,赴日的人们中夹杂了一些少数素质低劣者,到日本干了一些违法勾当,经当地媒体渲染,使得中国和中国人的形象受损。

  日本政府对中国的不当动作,与世界冷战结构崩溃也有很大关系。过去,中日两国共同面临苏联的威胁,比较容易在一些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1972年中日两国恢复邦交、1978年两国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等,都与此背景有关。今天,苏联已不复存在,因而中日两国要维护各自国家利益的一些矛盾突出起来。而美国为了实现其称霸全球的战略,坚决不允许世界上出现与其相抗衡的力量,同时更不希望中日两国联手。美国的这一外交方针在美国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的《大棋盘》中有明确的论述。实际上,美国在日本投降前夕,就开始着眼扶植日本,使之成为美国设在亚太地区、对付社会主义国家的桥头堡和不沉的航空母舰。在美国的支持下,今天的政权狐假虎威,姿态日渐强硬。

  日本侵占我国神圣领土台湾长达50多年,日本本身国土狭窄,资源贫乏,今天它仍想染指台湾。日本的一些政客不仅同台湾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策划和支持“”,这一动向值得中国人民高度警惕。同时,这也是日本常常出现妨碍中国统一的行为和防卫政策时常涉及我台湾的原因所在。

  鉴于上述原因,日本的为政者并不希望中国真正强大起来,为遏制中国发展,它在继续同中国开展经济技术交流的同时,不断挑起事端,以分散中国的精力。

  在自然规律的作用下,日本各界经历过战争、对中国抱有负罪感的老一代人相继退出舞台,而不想背历史包袱的少壮派成为各个领域的骨干,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很强,这是日中关系中的负面因素。日本经济团体近年不断参政,或以书面、或以演讲等形式发表诸如修改宪法等政治主张。这些都是过去所没有过的现象。

  与此同时,日本还抓紧修改宪法,要名正言顺地拥有军队和集体交战权,以便为它成为“政治大国”作支撑。回顾日本的战后历史可以看到,日本象昆虫一样进入了又一个蜕变过程——正朝着不带历史尾巴、而长有翅膀的所谓“正常国家”方向转变,进而要蜕变成拥有“先发制人”能力的“政治大国”。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经济大国和科技大国,它又是美国企图构筑遏制中国的包围圈的一个重要环节。在中国发展一要资金、二要技术、三要和平环境的情况下,无论是考虑到眼前利益还是长远利益,都必须高度重视中日关系。一句话,搞好中日关系是盘大棋。

  1972年,中日两国领导人高瞻远瞩,实现了邦交正常化,这种大手笔的外交动作给双方带来了巨大利益。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和加入世贸组织,都得到了日本的支持。日本向我提供的大量低息贷款和援助,对于我启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发挥了一定作用。日本不仅是西方国家中向中国提供低息贷款最多的国家,也是西方国家中最早向中国投资的国家,它在中国直接投资企业已达3万家,并向技术、资金集约化方向发展。日本多年来一直是我最大贸易伙伴,去年贸易额达到将近1700亿美元。去年,中日之间的人员交流量达到了400多万。各种级别的友好城镇达226对。还有,1989年春夏之交的后,是日本率先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实行的经济制裁,恢复了政府贷款和政府高层人员往来。

  处理中日关系中的问题,总结这些年的经验和教训,笔者认为可用以下十六个字来概括:因势利导,趋利避害,坚持原则,机动灵活。

  战后,美国出于推行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对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战争责任追究和处理很不彻底,尤其天皇的战争责任被免于追究,这使得日本人的历史观和战争观极为模糊和混乱,同时也给右翼思潮的泛滥提供了温床。如今在日本,错误的历史观、战争观同日渐增长的民族主义结合起来,等于扎下了新根。可以说,外国的任何努力都无法彻底改变日本的这种现状。但是,我们仍需要适时地予以批判,做到警钟常鸣。

  小泉一再参拜靖国神社,一是其错误的历史观使然。他对当年日军敢死队“神风特攻队”情有独钟,看了有关展览而感动得流泪。他要提倡那种为了国家而视死如归的精神。二是为了取悦选民。小泉在自民党内基础薄弱,他认为,表彰战死者会赢得日本广大遗族的支持。据说他上台后还给活下来的“神风特攻队”队员颁发了奖状。“日本遗族会”是一个右翼组织,成员不少,是小泉的重要“票田”。三是为了迎合国内民族主义思潮,小泉自认为他支持日中经济合作,并且公开强调中国经济的发展对日本不是威胁,会换来中方对他的温存,容忍他的表现。

  小泉的固执行为在日本国内也颇有争议,笔者所接触到的日本一些人士都说小泉是政坛怪人,够不上政治家,面对朝鲜半岛的复杂局势,他这样做显然不明智。但是他们也说,小泉再参拜靖国神社,日本也不会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我认为,从中长期来看,日本的确没有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可能。

  今天,日本军费在亚洲名居榜首也好,日本的自卫队开到伊拉克战场上去也好,都同复活军国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一国走军国主义道路按我个人的理解是,政府的政策、学校的教育、企业的生产、科技的研发等都从发动战争的需要出发,今天的日本显然不是这样。实际上,一日本今天已没有这种必要。二日本国民也不答应这样做。

  但是,日本以本国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以及同美国的军事同盟为后盾,在国际上推行强硬政策去谋求单方面的利益则是可能的,而且它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是需要认真研究和对付的。

  日本国内存在着反对参拜靖国神社的势力,有人分析说可能占日本总人口40%左右。但他们多为谴责政府违反宪法中“政教分离”的规定,还有一部分人是出自其本身的宗教立场而排斥神道。应当说,真正从同我们一样的认识出发去反对的人还是少数。

  靖国神社的确是军国主义的大本营,且不说里面供奉的花名册中列有东条英机等战犯的名字,单是院外那两座大石灯笼上的金属浮雕和里面陈列馆(名为“游就馆”)中的内容让中国人看了就义愤填膺。不过,参拜靖国神社的人并非都是军国主义分子。神社内供奉着260万战殁者的名单,算一算,这些人的亲属朋友友该有多少?所以一年之中或多或少都有参拜者,即扫墓者。当然,逢相关纪念日如“8·15”和春秋大祭时最多。

  据我了解,其中绝大多数人是为了悼念死者,煽动战争的人是极少数。多数参拜者认为日本打那场战争尤其侵略了中国不对,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日本同美英等西方列强打仗没有错。每年“8.15”,一些旧日军的遗老遗少总要以一身“皇军”的打扮表演一番。可是就是这些人中,有的竟然也表示支持日中友好,说他们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追悼战友和父兄,让中国不必介意。

  靖国神社大批参拜者的存在,是在日本人中战争观和历史观极度混乱背景下产生的一种具有代表性的社会现象。对此我们要认真分析,区别对待。

  从我们的立场来看,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今后将愈来愈糟糕。教科书是一个国家培养教育下一代的重要工具,日本不可能在学校的历史课堂上向孩子们大讲他们的前辈如何到中国杀人放火、糟蹋妇女的罪行,他们要炫耀值得他们自豪的大和民族的文化和历史。

  日本的教科书是由各家出版社编写,交政府审定批准,由各地教委选定后交所辖学校使用。每隔4年,政府就要重新征集并修订一次教科书。审定书是有政治标准的,日本政府称它放行右翼教科书是基于日本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这完全是狡辩。我认为,日本政府在审定教科书中的导向就是要使日本摆脱“自虐史观”。岂不知,将历史的本来面貌交给下一代,是保证日本永远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取任于邻国和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所谓“自虐史观”不过是右翼势力为美化、否定日本侵略历史而杜撰的一个说法罢了。

  今后,日本每一次审定教科书,如有涉及与我有关的原则改动,我仍须及时表态并严厉批判。但是,要使更多的日本人了解历史真相,还要通过民间交流来实现。

  日本是一个畏强欺弱的国家。上个世纪80年代两次出现的历史教科书问题,由于我国等亚洲国家的严厉批评,日本不得不取消了成为问题的修改。1972年,田中首相在北京谈到战争问题时用了“给中国人民添了麻烦”这种肤浅的措辞来表示歉意,当即遭到周总理的批评。最后日方在联合声明中不得不改用“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的措辞。当然,那时都有苏联威胁的背景。

  在国际社会正义舆论的压力下,日本关于历史问题的表态也在不断进步,这也是事实。上个世纪90年代初,细川护熙担任了多党联合政权首相后,说日本进行过侵略。但因遭到国内某些势力的威胁,他不得不表示那是个人见解。但是,后来日本自民党内重镇中曾根康弘带头说,大东亚战争另当别论,但日本在中国土地上是进行了侵略。1995年,日本社会党人、首相村山富市对历史问题表态说,日本进行过侵略和殖民统治。1998年底,在主席访日时,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在会谈中表示,日本对中国进行的侵略表示反省。

  积以往之经验,在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上,我们不能减轻对日本的戒心和压力,否则将后患无穷。日本就会得寸进尺,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将逐步否认掉南京大屠杀等罪行,将不断加深同台湾的联系。但是,我们在批判时,要注意维护我国内的安定局面,防止上当。有人分析说,日本一些人挑起涉华事端有时是为了挑动中国国内发生动乱,以便达到牵制中国发展的目的。在两国经济交流方面,对日方对中国采取的歧视性报复措施,我方采取适当的报复措施是十分必要的。同时,我认为对待贸易磨擦之类的事情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必引伸为政治问题或者拉到历史问题层面上来。在中日两国年贸易额将近1700亿美元的情况下,发生一些磨擦是很正常的。

  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给中日两国的经济合作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在政治方面,还是那句话,中日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过,应当向更好的方向争取。其实,日本统治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小泉政权的对华政策虽然不是日本政坛一过性的偶然现象,但不可能就这样同我们这么大的一个邻国对抗下去。日本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说到底,其政府所选择的外交方针和政策是为其本国的财团利益服务的。日本同中国在政治上的僵持状态,对双方都不利。当日本财团和选民认识看到国家利益受损的时候,政权和国家政策取向是会发生变化的。不过,等待这个时候来的时间也许很长,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我们要坚信一点,大多数日本人还是要求同中国友好的。

  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表演告诉人们,给中国方面提供了宣传正确历史观的机会。如果日本不出这些事,我们这些正确的主张将无的放矢。在对华外交上,小泉因再三参拜靖国神社而将自己置于被动地位上。在中国经济如此快速发展的今天,小泉本人及其伙伴也不会放置日中关系不管。小泉避开每年“8·15”参拜靖国神社,本来就有准备腾出手来修复日中关系的意思,这是带有“怪人”色彩的外交布局。前年在我国抗击非典时期,日本及时给了我国很多资金和物资的援助,小泉派执政三党干事长冒着危险访华,都表明了他要发展两国合作的愿望。当然,我们不能对小泉政权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中日两国都在崛起的大背景下,在日本就是这么一个国家的现实下,我们对待中日关系既要有坚持原则的意志,又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我们要建立长期与日本政坛的错误史观斗争的思想准备,任何过激和急躁的言行对我们自己都是不利的。

  我赞成一位学者的这种看法,他说:中日两国关系向战略性合作发展是必然趋势,当前出现的“相对冷却”只不过是暂时现象,应冷静对待。随着中国经济的更大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的进展,短则五年之内,长则十年之内,中日之间一定会出现战略性合作的新局面。这是因为日本在21世纪的发展前途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合作。另一方面,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也需要亚洲惟一的发达国家日本的合作。

  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六合宝典下载苹果手机:日本的确没有走军国主义道路的可能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bamhd.com All Rights Reserved.